《迷信”赢了,教育输了吗?》第二:蒙古人识字了、但识字的好处不起作用

Mar 03, 2021


当一个蒙古人成为有文化的人时,他必须发展自己,成为一个有人道和有同情心的公民。但是如果你读迷信的书,你永远不会发展,你会比一个文盲更糟。这很有趣,因为我读报纸识字。报纸不是为人类发展服务的。

破除迷信需要教育。这种教育是通过识字获得的。但为什么70多年来蒙古人第一次普及了文化呢?

你今天读到了什么关于蒙古人识字的文章?如果你什么都看不懂,换言之,如果你看不懂教育,有必要识字吗?

今天每周和每月为公众出版多少教育书籍?那么,在过去的20年里,到底出版了多少迷信书籍,让蒙古人完全脱离了教育?什么书让蒙古人迷信,阻止了年轻一代的发展,让父母迷信?谁?

不管怎样,反教育迷信充斥着关于认识、存在和空虚的书籍。反教育书籍已经在作者思想的最底层出版,它们继续通过阅读毒害他的大脑。你有没有因此而识字?你看完后明白了什么?看完后你学到了什么?

蒙古人是否需要在不发展自己、不充电的情况下阅读无稽之谈?把蒙古人的大脑控制在最低限度的最危险的阅读是报纸。为什么蒙古人需要看报纸?你不会看报纸吧?很清楚谁写报纸,为什么。蒙古人识字不仅仅是为了看报纸。多么大的错误,多么遗憾。

40年代,蒙古人开始识字,但开局并不好。尤其是僧侣们不愿意让蒙古人接受教育,远离寺庙。他们不允许儿童和年轻人识字和上学。

与僧侣们一起,巴亚德王子与人民的文盲进行了殊死的斗争。因为只有富贵领主和封建领主的子女才有文化,所以他们在人民眼里很了不起。古尔塞德识字,但“人民之一”奇米德是文盲。

如今,僧侣和贵族也与社会隔绝,变得越来越迷信,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当富人把他们的孩子送到昂贵的美国和英国学校时,把他们放在社会的顶端也是个坏主意。这行不通。今天接受教育不需要多少钱。例如在德国,教育是免费的。所以没有封建领主。

迷信的僧侣不停地在大学的大厅里走来走去。马斯完全向僧侣投降。MAS不再能够表示人类的知识。

即使蒙古人识字,最大的危险是他们会阅读和误解。另一方面,图书馆里满是被误解的书。识字是件好事,但误解是真正迷信的人的一大武器。迷信的人就像政客。

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个词的意思。为什么蒙古人只重视文字而不重视意义?语言学家是根本无法解释单词含义的人。他们没有解释词义的专业。语言学家如何解释其他专业词汇?这个错误的始作俑者就是蒙古语词典。

一本厚厚的书叫做蒙古语词典,它只是一个词的集合,而不是一个意义的描述。这本蒙古语人的书,胡说八道,简直是一本拙劣的字典。

词义是一个独立的知识分支。有许多迷信的人和政客把一个学会相信文字的蒙古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傀儡的例子。一个词的意义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的意义本身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因此,理解它背后的含义是很重要的。

蒙古谚语“天下三白”如下:

“当我长大的时,我的牙齿就白了

当我年纪大了时,头发就白了

“当我死的时,候骨头就白了”

那是什么意思?那是什么意思?白色这个词的意思是真的。一个有文化的人通过读这些台词能理解什么?理解这一点意味着每件事都有它的时间。当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时间就结束了。人老了。最后,谁都会死。

蒙古人对死亡有着非常错误的认识。原因是不可能有统一的蒙古宗教。因此,所有宗教,如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是混合的。我从来不懂宗教。没有关于它的书。

基督教今天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他们把圣经翻译成了蒙古语。我不喜欢把它翻译成蒙古语,因为佛教仍然迷信。因为那些吓唬所谓超自然的迷信正在被摧毁,佛教的本质即将被揭示。

这是一两个蒙古人相信文字却不理解其含义的例子。理解这个词的意思。爱这个词代表了一个巨大的理论。如果你想了解爱情,你必须读一本书。读书是一项艰苦的工作。然而,蒙古人通过摧毁读这本书的人来阻止思想的发展,不管他们做什么或创造什么。你从蒙古人的悲惨历史中了解到他们不发达的思想。

当然,爱不是抽象的。爱是真实的。真实的是你所做的事情中真实的东西。没有爱。所以需要爱来证明它的存在。

思想的字面意思。思想不是由毫无意义的文字组成的。一个词的意思被误解为一个概念或一个术语。概念是要理解的。但语言中没有公式,只有概念。

单词table代表世界上数百万张桌子,不管是正方形还是圆形。这叫做抽象。这并不是说这个表是抽象的。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抽象表。因为这是真的。上帝可以被抽象。换句话说,它可以是抽象的。但它是抽象的,带有人的面孔。但人的面孔是真实的。那么上帝这个词代表什么呢?

如果这个词的意思正确,这个句子就可以是真的。需要撒谎吗?随着蒙古人识字,口语变成了书面语。但是,当你看电视上讲话的人时,很明显,口语还没有变成书面语。换言之,蒙古人仍停留在口语水平上。

问题是说蒙古语的人玩弄文字,使它们变得毫无意义。今天,书面语言还没有发展起来。因此,并非所有人都有阅读文化。书籍成了装饰品,而不是文化。

这本书最初出版的原因是为了获得理解。然而,蒙古人在这本书出版500年后就开始读书了,他们都误解了,迷信地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理解。今天,学生们坐在蒙古国立大学二楼,看完一本书后误会了。因为他们被称为讲座的假句子和以教授名义的假老师所毒害。醉酒的学生离开学校,带着文凭进入社会。因此,社会中毒仍在继续。这与教育无关。有很多工作要做。

佛法应该是滋养。得不到智力营养的蒙古人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上最迷信的人。真正的人类宗教并没有出现。如果引入真正的人文主义,一个去甘丹的人不应该付一分钱。

一个人先听到这个词。在那之后,重要的是要记住。它在脑海里。现在你需要想想你听到的话。在那之后理解是很重要的。如果听懂了,那就跟现在能够说或写回句子来证明的教育有关。

有书面语言的翻译。然而,在口语中,有一种解释,而不是翻译。然而,蒙古人曲解说,人们所说的是翻译成外国人。说到翻译,会有更多的页数要写。这是以后要讨论的一个重要话题。

蒙古人利用自己的文化优势,破除迷信,接受教育的时候到了。缺乏勇于接受新事物、抛弃权力的勇气。

识字是好的,但是如果你不识字,识字是好的吗?

2014年11月6日

Molorerdene

© Molor-Erden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