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与蒙古国

Mar 03, 2021


哲学改变了世界几百年。每个人都应该知道,哲学家卡尔·马克思正在谈论一个伟大的理论,它是一个伟大的改变世界的理论,并写了一本关于政治化经济学的经典著作《资本》。马克思本人也说过哲学有一个改变世界的任务。是的。

列宁是唯一一位理解哲学正在改变世界、设法使贫农国家达到美国水平的世界著名哲学家。

列宁帮助拯救祖国的是哲学书籍。列宁自己写了许多哲学著作。此外,列宁没有胡说八道,主张自己的想法,而且,据我所知,政治也没有白费。

许多人已经远离那些对国家来说很重要的书籍,因为哲学是无用的、不可理解的、抽象的、令人不安的、令人不快的和疯狂的。蒙古失去了知识分子。你打算用被昵称为100位绅士的人取代谁?

谁会重视那些迷信、除了自己的想法、没有读过一本像样的书的人?也许只有作为诗人而出名的人才有价值。

像蒙古的社会主义一样,共产主义者不让自己快乐,也不让别人快乐,蒙古是民主国家。那些不能阅读这些书,发现事物的意义的人在过去和今天继续阻碍着他们。

蒙古族喜欢自由,因为他们来自草原。草原上没有自由。即使你这样做,你也只能骑马。但是在政治哲学理论中,自由是哲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只有在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时才可以说自由。

因为只有国家才能保证自由。没有草原,没有人能保证生命。只有肌肉发达或马快的人才能生存。什么是自由?人们喜欢说,“这是你的自由。”。什么自由?

在社会发展、国家形成、人人都有宪法保护人人、没有快马、无肌肉的地方自由生活是可能的。过去20年来,蒙古一直没有以民主名义建立国家。

当今世界上没有民主国家。但是,有些国家已经使国家结构民主化。民主是以哲学理论为基础的。此外,民主不是一种世界观。一般来说,一个人的世界观与亲近没有什么不同。

说“这是你的世界观”也是一种误用,世界观是基于我所读的和我所学到的,而不是我自己的固执或误解。

我们在谈论的是民主化国家结构和政治制度,而不是成为民主。同样,蒙古从来没有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当时的国家结构是以社会主义原则为基础的。政治取向强调社会主义。

另一方面,民主,即没有任何财产的社会主义,意味着没有封建领主,一切顺利,没有社会主义,封建主义与民主就没有界限。

一般来说,一个或另一个概念是蒙古族人民的概念,与哲学或政治理论无关。

看到蒙古骑着马背从封建到资本主义的跳跃,并在21世纪信仰它,这不是件好事。哪个国家是社会主义的,还是只有资本主义的?没地方。

没有一个国家,没有真正的例子。最好直接从封建走向资本主义。如果你打开门进去,那就没用了,不管谣言多么天真和无知。

这对进一步的工作没有帮助。对哲学和政治概念普遍误解的一个例子是,政党直接关注自己的错误翻译和概念,例如政治思想、观点和概念。

马克思的书中有句俗语“存在决定意识”,这似乎被翻译成“生命的初级意识是次要的”,马克思通过说“存在”一词是“人是怎样的”来创造人类理论的

下一个重要的行为是定义意识,现在是可能的。他写了关于如何定义人类的思想,也就是说,他是理智的还是模糊的。马克思写的书比他说的多。

一般来说,哲学家和知识分子从不用四行或几句最后的话说几句话。一般来说,不写书就说空话是危险的。

有的蒙古国政要胡说八道,说我想再说一句大话,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但多页书是不同的。

时至今日,所谓的社会科学还不能接受马克思“人的本性决定人的思想”的观点

他们创建了大学,通过阅读和编辑几行人类演讲稿,试图简化和简化一切,毁掉了这个国家。政治政治应该是肮脏的谎言这条黄金法则就是在这里制定的。

我在2010年翻译了海德格尔的书《存在与时间》。直到今天,还没有人跟我谈过这件事。那些自称哲学家的人应该读过马克思的书,即使他们不读。

一位党内高级官员说,民主党中有民主党人和共产党人。这个例子是阻碍蒙古政治发展和成熟的概念之一。

总的来说,这些人阻碍了政治的发展。民主人士要建立民主党派,共产党人要建立共产党。民主在其真正的理论中需要这一点。

否则,政见多的人有了党的称号是不公平的。如果一方压制和隐藏另一方的政治观点,民主就是独裁。

今天,蒙古人需要实现他们的政治愿望。为此,重要的是要有参加适合他们观点的政党的自由。但这种自由似乎是封闭的。迷信它将以民主党告终的说法太普遍了。

说我们党什么都是垃圾,这是一个政治上无耻的人的表现。无论是谁读了马克思,定义了“他是怎样的”,然后发展了自己的思想,“人”的问题仍然有待回答。

我们希望让蒙古更接近这样一个时代:它将成为一个拥有理论家、政治家和阅读书籍的政府官员的综合性国家。社会主义时代没有必要去理解马克思,因为当时没有政治危机。

因为工业是公共财产。当然,那时有成千上万的人,有许多动物和快马。但是今天,说社会主义没有私有财产是荒谬的。

马克思今天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作为公有财产的生产资料已经变成了私有财产。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有一个警告,即拥有私有财产的人奴役他人。

因此,生一个有社会意识的公民,除了奴役他人、加班加点、提高自己的技能、阻断成长之路、没有休息保障和适当的医疗保险,是不可能的。

如今,除了政治危机,蒙古还陷入经济危机。是时候利用这个黄金机会去阅读马克思,去了解他的精彩理论,去走出政治经济危机,以及社会宗教危机了。

在2008年经济危机期间,马克思的《资本论》在美国和欧洲都广泛流传,因为马克思在150年前就写过,资本主义总是处于经济危机的危险之中。当时哪个蒙古政治家读过马克思的《资本论》。

现在是总统、总理,特别是央行行长读懂马克思,迅速解决国家当前危机的时候了。现在是马克思和蒙古认识的时候了。

2013年4月5日

Molorerdene

Эрдэнэт хот 

© Molor-Erdene 2022